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治理

起底跨国敲诈:女须拍 “高层”多为福建人

2017/7/17 11:31:28

原标题:起底跨国敲诈:按剧本打卡上班,团灭时仍有女大学生应招

一个模仿“今日头条”的网络页面,里面有近300条写着真实姓名、单位、手机号的标题链接,每一条点进去,都是裸体聊天的截图。

作为一名老公安,长沙浏阳市公安局指挥作战中心黄怡群看到这一幕时,仍然感到震惊。作案者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钱。给钱了,这些不雅可以从该网址中删除,若没有,则一直挂在上面,而且每天滚动更新,不断有新的受害者信息被公布。

然而,警方进一步侦查发现,作案者身处国外,窝点隐秘,人员流动大,要抓捕并非易事。浏阳公安逐级汇报,公安部将该案取代号为“2.12”电信网络新型犯罪,专案督办。经过4个多月的侦查研判,湖南警方雷霆出击,并于7月6日从柬埔寨将74名犯罪嫌疑人押解回国,该案系湖南警方破获的最大一起跨国电信网络新型犯罪专案。

相比以往多见的跨国电信诈骗类犯罪,该案犯罪手段更卑劣,可谓“简单、粗暴、无底线”,警方侦查难度更大、成本更高。7月13日,该案主侦单位浏阳市公安局相关办案人员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揭秘该犯罪团伙作案经过,“无论是人力、物力投入,还是时间、空间跨度及打击效果上,在长沙公安历史上都是空前的。”

引诱聊天:作案人员有一套“剧本”

在受害人报案前,浏阳警方从未接触过此类敲诈的案件。

黄怡群告诉澎湃新闻,他们曾办过广西宾阳籍QQ诈骗案,嫌犯冒称单位领导诈骗,迅速把钱款转走,通过不断转账操作,甚至将钱款转到国外,以逃避侦查。所以,一开始,警方以为那些裸体聊天画面是假的,不过是又一种诈骗手段。直到他们接触了越来越多的受害人,最终确认受害人是真的被诱骗进行了,然后再被敲诈。

讯问了多名犯罪嫌疑人的浏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陈军介绍,犯罪嫌疑人通过大量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定向确定某个特殊群体,在微信里设置艳丽的美女图像,通过加好友方式,勾引受害人。待受害人通过好友验证,便开始步步引诱。“要么说‘老公出差去了,一个人在家,很寂寞’,要么说‘老公出轨,很苦闷,想寻找平衡’……聊天内容很多,但有一点很突出:她很无聊,想发泄。”

黄怡群介绍,作案人员有一套“剧本”,“别的不用聊,照着那一套‘话术’走,到最后,就是欲望要释放,然后开始。”

7月13日,“女”林某某在讯问中说,在与受害人时,“对方见我把衣服脱了,他也把衣服给脱了,然后我自慰给他看,对方也在中裸体并露脸。”

林某某强调,只有让对方露脸,他们的才算录制成功。

前来报案的受害人笔录显示,他们看到有陌生女子求加微信,出于好奇通过验证,和该女子闲聊之后,对方要求,仅仅了三分钟,第二天就又有陌生人请求加好友,这次是个男的,称要2万元,否则把公布出去,让他身败名裂。

“犯罪分子对受害人有一定选择,这些受害人都是男性,以中年为主,有正当职业,身份体面,而对方敲诈的金额又是他们能负担得起的。”黄怡群介绍。

一名受害人在给作案人员指定帐户存入12000元和8000元后还是选择了报案。浏阳警方侦查发现,作案团伙的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可以分为“三线”流水线式运作,一线聊天组负责引诱、录制,二线敲诈组接过后负责敲诈勒索,三线管理组安排国内专人取款、敦促一二线人员工作,对接高层老板。犯罪团伙有专人从福建取款,资金随后汇往国外。

警方还发现,犯罪团伙分成几个窝点,驻扎在柬埔寨不同城市,窝点并不固定,人员也不固定,但犯罪行径却有猖獗之势。

公司化运作:每人每天必须引诱成功3名受害者

一切准备就绪后,中国警方7月1日赴柬埔寨进行了抓捕,7月6日押回74名涉案人员。

长沙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方俊参与了金边窝点的行动。他告诉澎湃新闻,金边窝点在一栋别墅里,此前他们已得知,犯罪团伙已经在房子周围安装了摄像头,一辆车在旁边马路停留超过十分钟,就会引起警觉。所以他们在柬埔寨警方的配合下,选择了周六早上——作案人员还在睡觉的时间行动。

“说来也巧,这栋别墅院子外的大门上是一把挂锁,一扯就开了。而同事们在另一个窝点,碰上做饭阿姨出来倒垃圾,顺势进入抓捕。”方俊介绍说。

别墅内有七八个房间,住了18个人,大厅是一个集中办公区域,分成几个格子间。每个格子上面摆着十几台手机,一沓打印好本子,上面印着密密麻麻的手机号,桌子上还有几盒手机卡,目测有数百张。5名女睡在平时的小房间,其余男性住在上下铺的房间里。

讯问中,作案人员供述,在办公区域集中工作的是一线聊天组的人员,主要是90后男性,少部分女性。他们同时操作十几台手机,每天要加满整张A4纸上打印的手机号,差不多三四百人。添加成功后,他们负责闲聊引诱受害人,待受害人有意向后,看小房间的女性谁有空,就把手机递给谁进行。也就是说,说暧昧话、引诱受害人的几乎都是男人,在内部,管理层称他们为“小孩子”。

警方透露,女的年龄从60后到90后都有。“受害人在那一刻,可能反应都是迟钝的,不会去辨识中女方的身份”,方俊介绍。

令人吃惊的是,作案团伙采取公司化运作,人员每天都要打卡上班。据“女”林某某供述,她们的上班时间分三个时段,9点30分到12点、12点半到15点半、6点半到20点半(北京时间与柬埔寨时间有一小时时差)。

方俊介绍,作案人员加微信聊天一般在白天,裸体则在晚上,组只在周一至周五上班,敲诈组则不休息,随时敲诈。作案人员制定的犯罪方式,很符合受害人的生活规律。管理人员要求“公司员工”在一个微信群里打卡,签到上班,女每个人有一个记账的小本,每天必须录制成功3个以上的。管理层据此考核发工资。此外,管理人员则用另一个通讯软件,按时向高层汇报“公司经营状况”。

敲诈的可怕逻辑:风险低,来钱快

林某某供述,她们窝点后的交给了“阿斌”、“阿龙”、“小蔡”、“阿超”四人,四人如何进行敲诈她们不知道。

方俊介绍,该团伙分层管理严格,聊天组成员仅掌握受害人电话号码,而敲诈组成员则掌握有受害人的单位、职务等更详细信息,以便敲诈。

黄怡群介绍,他们在福建抓获取款组成员时,其三天没来得及上交的现金就达47万余元。团伙成员自述今年6月“业绩”最差,只有260余万元。而警方调查显示,该案涉及全国20余省份的受害人800余名。

方俊介绍,他查办的金边窝点有5名女,如果按每名受害者敲诈8000元、每名女平均每天录制成功3个算,该窝点一月的敲诈“收入”达240万。据林某某供述,女录制成功后,可按收入金额的8%提成。据管理人员供述,敲诈成员按12%提成。除去别墅租金、水电、人员伙食等杂费,暴利可想而知。

比较需要费一点功夫的,是吸引入。方俊介绍,像林某某确实一开始是跟随朋友来到柬埔寨,随后护照被收走,然后经过几天培训就被要求进行,“但他们可以选择不,他们的通讯并没有中断,可以跟家人和警方联系”,方俊介绍,有些女原来在国内是做“”的,认为的钱更好赚,“公司”人性化管理,周末不上班,晚上经常出去宵夜、ktv唱歌,每月发放底薪,通过业绩来激励工作积极性,“对于一些女性来说,自尊心降为零,不需要付出什么,一个月随便可以赚两三万,来钱快。”方俊介绍,“当然,也有人觉得没意思,没干几天就回国了,所以他们人员流动大。”

巧合的是,在押解74名犯罪嫌疑人回国当天,一名女子主动到浏阳市公安局咨询银行账户冻结事宜,警方发现,此人也参与过柬埔寨团伙的敲诈,遂当即进行讯问。

后据该女子交代,她之前在长沙KTV上班,听说去柬埔寨可以赚更多的钱,遂加入该团伙,后来发现还没有在长沙好,只呆了几天即回国。但由于她的出国情况与犯罪团伙作案信息有交叉,警方将其银行账户进行了冻结。该女子不知内情,到银行查询后被告知要找公安局,结果阴差阳错,“自投罗网”。

跨国反诈:犯罪猖獗,打击成本更高

警方前期掌握的情况还有,“犯罪团伙的一些窝点最开始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那是个靠海的城市,团伙成员经常跑出去玩,管理层认为玩得太疯了,业绩下降,遂搬往郊区,进行更严格管理。”

方俊介绍,团伙“高层”多为福建人,有的购买摩托艇进行高消费,有的已经买农场准备洗白,反正认为定居国外,不会轻易被抓,而这种作案方式只要没有被发现,每天源源不断有钱进来。

方俊坦承,打击跨国网络犯罪难度大,相比以往多见的跨国电信诈骗类犯罪,此类犯罪手段更卑劣,无底线。犯罪份子整合了互联网时代便捷的通讯工具、资金流转方式,犯罪过程更简单、粗暴,而公安机关要打击则需要找通讯单位、银行等多家机构,尤其在国外又没有执法权,跨国抓捕要走很多程序,组织大量人员,打击的步伐就会慢一些。

安全专家提醒广大网友,不要轻信陌生人,不向陌生人泄露身份和家庭等敏感信息,发现被骗或者被敲诈后不要选择沉默,要第一时间报警,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

7月6日“三湘跨国反诈第一案”的新闻发布会上,长沙市公安局局长唐向阳介绍,为侦破此案长沙警方共投入警力1000余人次,包机押运嫌犯,“无论是人力、物力投入,还是时间、空间跨度及打击效果上,在长沙公安历史上都是空前的。”

黄怡群觉得颇欣慰的是,此次几近“团灭”该敲诈团伙的同时,他们解救了一批女大学生——该团伙觉得有钱赚,招募了一大批女大学生,准备去缅甸,已经面试过了。

在押解74名嫌犯回国的现场,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对媒体表示:“这类案件不像以往冒充公检法之类的电信诈骗,诈骗金额不会过大,但是次数频繁。此类案件的难点在于,很多受害人因为担心名誉受损、隐私暴露,受害后不报案,一直按照犯罪嫌疑人的要求打款,越陷越深。”

“不论犯罪分子在哪里作案,逃到哪里,我公安机关就会追到哪里,打击到哪里,铲除危害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犯罪,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陈士渠表示。

对话“女”:被骗柬埔寨,引诱都是忽悠

7月13日,澎湃新闻采访了关押在浏阳市看守所的女林某某。她生于1989年,福建人,自称从小在农村长大,读到小学五年级便辍学,在家放牛,后赴深圳等地打工,20岁不到因怀孕结婚,后离婚,曾开过服装店。去柬埔寨之前,在家带两个孩子,一个8岁,一个3岁。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去的柬埔寨?

林某某:5月20日那天,我和男朋友又吵架了,以前我卖衣服认识的一个“小陈”喊我去泰国做事,我想了想就答应了,她买了两张机票,我们在香港转机,到了目的地后我发朋友圈,地址显示是柬埔寨金边。

我问小陈怎么回事,她说先到这边,一会再坐车去泰国,然后让我把朋友圈删掉。后来,我们住进了金边一家旅馆。5月27日,我们离开宾馆,住到一栋民房,里面住了十几个人,有人收走我护照,说去帮我办理签证。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

林某某:5月30日,我们搬到另一个住处,一个叫“桃姐”的人喊人拿了5个手机给我,叫我跟着学习手机聊天,聊会了再进行。我当时没答应,“桃姐”安排我做饭,但半个月后,他们喊了辆大巴车把我们带到贡布一个铁皮搭建的屋子里,周围有围墙,还有大门锁着。

在这里有专人做饭,我被跟着“小陈”学。刚开始我放不开,“小陈”说,如果男的负责聊好,我只负责,收到的钱我只有8%,如果我自己聊天并,我有20%分红。

我拿到5个手机后,把通讯录里的电话都加上,如果有人微信通过了就和他聊。过了几天我们聊天组一个男的把他手机给我,说对方要求,我当时害怕没有服,对方就把关了。过了两天,又有男的拿手机过来要我跟对方,我就把衣服脱了。

澎湃新闻:你跟对方聊天都聊些什么?

林某某:什么都聊,一般问,在干嘛?对方也是随便应你,反正都是忽悠。

澎湃新闻:跟你的都是些什么年纪的人?你们聊天一般多长时间?

林某某:年轻的老的都有。几分钟。

澎湃新闻:每天都要上班干这事,自己身体上、心理上有什么不适吗?

林某某:你不看他们就行了,眼睛一闭,男女都一样,就是那些器官。

澎湃新闻:你知不知道你干这个是犯罪?

林某某:我不知道。我聊完以后把交给他们,我不知道他们要拿去敲诈。我以为那些钱是对方愿意给的钱。又不能多问。

澎湃新闻:如果只是对方愿意给的钱,录干嘛?

林某某:我不知道。我被骗到国外,护照被收了,语言又不通,我能怎么办?他们说干半年就可以回去。后来公安来了,我以为我得救了,结果还把我关到这里,还不知道要判几年。

澎湃新闻:他们有没有威胁你,打你,逼你?

林某某:没有。他们只是鼓励慢慢学,不会让你泄气。

  • 【公告】关于再次督促上海市互联网应用商店开展备案的通知
  • 上海市网信办依法处理“上海热门资讯”等微信公众号
  • 传播“房产新政”谣言 上海依法处理18个违规微信公众号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2016年全国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工作要点
  • 关于开展第十三届全国法治动漫微电影 征集展播活动的通知
  • 举报中心呼吁广大网民积极举报网上暴恐有害信息
  • 最严食安法施行 网上经营需实名登记
  • 首届世界互联网工业大会将在青岛举行
  • 中国依法严惩网络攻击破坏犯罪 态度坚决 措施有力
  • 中央宣传部、最高人民法院印发通知指出 加大网络造谣刑事民事惩处打击力度
  • 关于贯彻落实“护苗2015?网上行动”的通知
  • 关于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更名的公告
  • 网络安全的战略地位已成全球普遍共识
  • 新规:禁止个人在互联网上发布危险物品信息
  • 关于警惕“黑宽带”陷阱的公告
  • 公安机关对14家违法信息问题突出网站进行挂牌督办整治 (第二批)
  • 关于欢迎公众举报新闻敲诈和假新闻的公告
  • 关于欢迎公众举报移动即时通信公众信息发布服务违法违规行为的公告
  • 收到垃圾短信可转发12110
  • “扫黄打非・净网2014”倡议书
  • 关于开展打击网上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的公告
  • 上海市第六届优秀网站200家“提名网站”名单
  • 全国打假办:明年重点打击互联网售假
  • 三中全会涉及IT领域改革政策一览
  • 工商总局:网店雇“水军”恶意差评最高罚3万
  • 上海市第六届优秀网站评选活动报名通知
  • 手机网民注重位置信息的隐私保护
  • 网现二代证复印件生成器 如用于非法获利将涉罪
  • 网购年货莫忘保存聊天内容 三大陷阱须提防

上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B2-20050088-90